基层动态

首页 > 新闻动态 > 基层动态
【爱我彬长 同心奋进】计忠荣:我眼中的“幸福小庄”
发布时间:2022-11-23 09:52:30     作者:计忠荣   浏览量:696   分享到:

1667372824555016.png

幸福是什么?对于煤矿工人而言,幸福就是“劳动减轻了。”“安全有更多的保障。”“工作环境变好了。”……

我在小庄矿工作和生活转眼已五年。五年的时光,让我从“谋生的职业”到“热爱的岗位”有了天壤之别的思想转变,而一切都源于矿井日新月异的变化,这种变化我称之为幸福感。

煤矿初印象

我出生在煤炭资源丰富的小县城——彬州市。我对煤矿最初的印象多数来源于母亲对父亲的无限念叨。

父亲在一家叫虎神沟的老矿上班。每隔一段时间,母亲就会做一些好吃的给父亲送去。说是好吃的,也不过就是油泼辣子、腌菜、锅盔等之类的家常饭菜。去的时候大多是下坡路,骑在自行车上呼呼生风,如风驰电掣,整个人就像飘飞的风筝一样,到了地方,人还轻飘飘的站不稳。

在矿友的嬉笑中,父亲从矮小的宿舍房子钻出来,两个人在院子里说话。母亲把吃的给父亲,父亲把他挣的钱给母亲,然后,开始漫长地互相叮嘱,偶尔也会因为家里一些事情争吵起来,不欢而散。母亲就会推着自行车边爬坡边骂父亲,累了蹲在山路上歇息时也会偶尔迎风流泪,说再也不来了,可过上一段时间又准备一大包东西。塬上到塬下一眼望穿的距离,她却能走上一整天。

掀起煤矿的面纱

上中学时,老师常说一句话,“考不上好大学以后就去煤矿上班吧”。从小生长在这个煤炭资源型小县城,人们对煤矿的偏见根深蒂固,同时也饱含依赖。

后来,村子里开始建设雅店煤矿,运煤的卡车不管白昼黑夜,轰隆隆地穿过村子,一辆接一辆,一年接一年,矿区的高楼拔地而起,却也将荒城山削掉了大半,村子里的房屋和路边的花草果树都落满了厚厚的煤尘。

五年前,当我第一次站在小庄矿办公楼广场时,还是想起了老师的话和村子里的很多事。虽然自己求学在外这几年,家人也常说现在的矿上跟以前不一样了,然而,当我亲眼见到小庄全貌的时候还是被震惊到。

28层的双子宿舍楼、海蓝蓝的机修厂房、空中运煤栈道,见缝插针的绿化带,运煤由汽运改成了火车运煤。这一切,与我印象中煤尘笼罩的矿山有着天差地别。办了房卡,领了被褥进入两人一间的宿舍,看着跟星级宾馆一样的配置,我回想起父亲当年住的矮小的宿舍房子,不禁感慨,父辈的奋斗与努力值得我去尊重和敬仰。

工作面智能集控中心.JPG 

开启煤矿新认知

“在煤矿干了大半辈子,亲眼见证了煤矿的变化,特别是近年来,智能化工作面的建设,各种机器人越来越多,人只要学会操作机器就行,现在的年轻人比我们那时候不知道幸福多少倍!”听着村里老工人诉说煤矿发生的变化时,我也想起了一些事。

第一次入井后的升井,手机上有好几个母亲打来的电话,我赶紧拨打了回去,母亲问我第一次下井感觉怎样。当我说坐车从井底到工作面时,母亲惊诧地问:“井下还能坐车?”我说:“井下的巷道像隧道一样,灯火通明,繁忙时也是车来车往的。”她难以置信。

一次休假回家,给村里伙伴讲起工作面割煤的事情,他们无法想象。他们理解中的“割”,是镰刀割麦子,再先进一点,是割麦机那种“割”。当我说起割煤机如何运转的时候,他们脑海里浮现的是一把巨大的刀刃,问我:“煤那么硬,刀刃应该很容易崩坏吧!”我听了哈哈大笑:“割煤机的刀刃很像一个巨大的拳头,上面长满了尖刺。”然后,我开始给他们科普割煤原理,什么叫“记忆割煤”,什么叫“一键启停”等等。我从他们诧异的目光里仿佛看到他们在说“一个烂挖煤的现在都这么高大上了吗?”

因人而爱上小庄

爱上小庄,是从爱上小庄的人开始的。

一次下班晚点,已经是最后一趟人车了。就在准备出发时,综采队一职工突然站起来,说有工作上的东西忘拿了。班长让他先走,说打电话让下个班捎上来。可他偏不说着就跳下车。司机见状赶紧说:“这一来一回将近一个小时,让一车人等你?”同车的人也都劝他:“错过这趟人车就不知道啥时候了。”他却坚持地说:“工作上的事,不能交给下个班。再说,空手上去也不好跟值班人员解释,我也总得给自己一个交代。”说着就向工作面走去。

这件事对我很有触动,我想如果换作我,会怎么选择?那一刻,我想看清他的脸,可是背光下,只能看见被煤尘染黑的轮廓和远去的背影。在煤矿工作时间长了,这种朴素的背影时常在巷道和工作面里。

后来,区队推荐我到党群部学习党建业务,在这里结识了几位同事。他们注重言传身教,提醒我多看、多写,多学习正确的写作用词和技巧,让我在写作中注重随性发挥,将内心最原始的热情贯穿文章始末。虽然方法不同,但更多的是鼓励和支持。于是,我学会了用文字来记录矿区生活的点滴,来抒发我对这片土地的热爱。

 井下防冲支架.JPG

守护安全我有责

我在小庄矿从事的第一份工作是应力传感器的安装维护工作。

记得在40204工作面回采期间,有一天,我刚维护完所有传感器正给监测室汇报情况。可值班人员却说距工作面约100米处煤体对传感器失压了让检查。虽然我很自信自己的检查工作,但是这种情况只能再跑去确认一下。

然而,一到现场就发现有区队在扩帮起底,将两个应力器弄断了,传感器被挂在了墙上。我一时气上心头,跟扩帮的人员争吵了起来。他说:“你这个有什么用,都是糊弄人的,还这么认真?”当时,确实有少数职工对冲击地压监测持有质疑态度。我耐下性子说:“如果这时有冲击地压预兆被监测到了,那么这个监测系统在保护谁的生命?难道不是我们的生命吗,你还不爱惜它吗?”虽说是反驳他的话,也是我最真实的感受。

后来,随着应力、微震、地音等监测系统的应用和更新,实现综合监测,我也由维护转战监测,从各监测系统监测的数据中,分析提炼,多次预警成功。同时我也明白了新系统、新设备的投用,必须匹配全员“当好第一责任人,守安于心践安于行”的深刻认知。

面对水、火、瓦斯、冲击地压、顶板等多元灾害耦合叠加的生产条件,矿上完善了抽采浓度、纯量双提升工作体系,实现了抽采浓度、纯量双提升管理目标;建成40302工作面随采多元智能物探监测系统;在40302工作面开展地面水平井分段压裂工程,降低了回采期间冲击危险等,都是在提高现场安全保障系数,这一个个利好实事让我们不得不叫好称赞。

智能“煤”好时代

“井下还能用手机?”每当我讲起井下智能化建设时,不了解煤矿的朋友都会发出这句感慨。来矿上看到餐厅和超市“一脸通”支付感叹说:“你们矿上这么智能啊!”我总是自豪地说:“这算什么,我们井下有红绿灯和电子抓拍,有电动无轨胶轮车,还有长距离喷浆机及智能清仓机器人。”

这种自豪感不仅是来自朋友的夸赞,更多的是矿井在智能化建设上的投入与应用。比如,我们通过了国家Ⅱ类高级智能化煤矿彬长公司预验收;建成了“千眼”视频系统,实现了现场安全风险的超前管控;扩容井下现有制冷降温设备,解决掘进工作面高温问题等,矿井正在以智能化建设开启“煤”好时代,以高质量发展为职工谋取福利。

前几日,我参加安全部组织的风井地面检查,当看到矸石山这几年的治理成效与对面绵延起伏的山峦遥相呼应,不禁感叹这变化好大!这时,一位同事抢先站到观景台上,一展双臂:“看,这是朕为你们打下的江山!”惹得我们哈哈大笑。虽然这只是玩笑,却也道出了我们的骄傲和自豪,因为矿井在用实际行动,积极稳妥推进煤炭清洁高效利用,为高质量发展提供安全绿色的能源保障。

把青春和热血洒到这片土地上、奉献给这样的企业,在我这个平常人眼里,这就是一种幸福。(计忠荣)

 

 计忠荣.jpg

作者简介:计忠荣,男,汉族,咸阳彬州市人,1990年9月出生,小庄矿防冲队电工。因喜欢而写作。

编辑:徐超